延續多年的公務員薪酬制度即將面臨一場深層次改革,而受益最多的,將是絕大多數科級以下公務員。(6月21日光明網)
  雖說改革並不一定意味著帶來陣痛,但在企業轉制的改革中,給很大一部分人留下了巨大的疼痛。那些下崗工人到現在為止,還像一隻只落群的孤雁,似乎被這個時代遺忘了。而關於公務員薪酬改革,卻是另一番景象。聽上去好像也很傷筋動骨——“將面臨一場深層次改革”,其實是把“給公務員漲薪”,變“傳說”為事實而已。
  何以見得公務員薪酬改革就是漲薪?沒看見“最受益”嗎?沒有普遍的受益,哪來的“最受益”?又何以見得“受益”就是漲薪?有專家說,“實施職務與職級並行制度之後,一個副科級的公務員可能比科級公務員的工資高,一個副處長的工資同樣也可能比處長還高。”這不是在說薪金麽?這就不像企業轉制時的改革,只能用“最吃虧”來比較得失了。
  這就難怪公務員養老金並軌,最終落後於公務員薪酬改革。前者畢竟在沒有“算計好”之前,“並軌”可能會讓公務員吃虧,所以“只聽見鑼鼓響,而不見小姐下樓”;而後者,既不“傷筋”,也不“動骨”,還未改革,已經有了得益的“排行”。所以,儘管“漲薪”不如“並軌”的社會呼聲高,但卻先行一步了。
  若論制度設計上的難度,公務員薪酬改革明顯高於養老金並軌。公務員養老金並軌,只要納入已經成熟的社會養老保險軌道,按規定繳費就可以了;而關於公務員薪酬改革,看上去簡直讓人一頭霧水。比如其中的“限高”和“提低”。
  所謂“限高”就是限制灰色收入,灰色收入是指名目繁多的津貼補貼。咋看有點“改革”的意思。但是,人社部一位不願具名的專家告訴經濟觀察報,“下一步,人社部將制定嚴格的公務員津貼補貼方案。在大幅降低津貼補貼在公務員工資占比的同時,也使得公務員的津貼補貼由暗轉明。”不知這是不是類似於“臨時工轉正”,變“灰色收入”為固定收入?
  所謂“限低”,主要是向基層公務員傾斜,向職務偏低,但業務能力強、承擔任務多的公務員傾斜。而這樣做的目的,可能讓“一個副科級的公務員可能比科級公務員的工資高,一個副處長的工資同樣也可能比處長還高”。不知這種有點像多勞多得企業的管理制度,在官場上是不是行得通?而在習慣於輪次排輩的官場上,誰敢去與上級比較能力高低,貢獻大小?
  當然,改革就應該去除原來的陳規陋習。但是,有了“最受益”這個前提,無非是受益的大小了。就怕到時副科級公務員拿了科級的工資,副處長拿了處長的工資,科級和處長又分別拿了再高一級的工資,豈不皆大歡喜?否則,在當前的體制格局下,如果下級的工資比上一級還高,就意味著這個上級又該加薪了。
  還是深圳市人社局一位官員說的直白:“公務員隊伍都是千挑萬選進來的精英,沒有任何理由要通過改革,降低公務員的待遇。”換句話說,沒有任何理由要通過改革,讓原來不交養老金的公務員繳納養老金。這就是關於公務員的改革——在動不得的“蛋糕”上,先加上點“奶油”。
  文/知風  (原標題:公務員薪酬改革為何領先於養老金並軌�
創作者介紹

POLYMUSO

fjgqop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